当好世界工厂相符村里人急需,三大问号全世界创建布局是还是不是

当好世界工厂相符村里人急需,三大问号全世界创建布局是还是不是

| 0 comments

ds
亚洲一些国家都曾被列在“世界工厂”的候选名单上,但其实这些国家短期内是难以承接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的。
其实炒作归炒作,中国的现实、世界的格局决定了不但中国离不开“世界工厂”,欧美日也离不开中国的“世界工厂”,为了中国,也为了全世界,中国“世界工厂”的位置还得继续坐下去。从中国的现实看,中国也不应该丢掉“世界工厂”的帽子,而且还应该继续努力,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
近年来我国每年春节过后屡现的“民工荒”使外媒一直在反复炒作“中国廉价劳动力将要结束”的话题,而近期从“中国将逐渐失去‘世界工厂’地位”到“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可能不保”等各种言论无奇不有。其实炒作归炒作,中国的现实、世界的格局决定了不但中国离不开“世界工厂”,欧美日也离不开中国的“世界工厂”,为了中国,也为了全世界,中国“世界工厂”的位置还得继续坐下去。
从世界经济分工格局来看,欧美日等国其实是离不开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虽然近年来美国也一直在喊重振制造业,但对于制造业来讲,最终胜出的还是人工成本,尤其是一国产品想在世界上获得竞争力,成本高低决定其成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与欧美日等国相比,实在是太便宜了。
以欧盟为例,每个劳动力最低工资每月2000欧元,约合17000元人民币,按我国农民工1800元/月计算,我们的人工成本几乎是以“十”当“一”;而在我国中西部地区农民工更便宜,月工资900元左右,更要以“二十”当“一”。虽然近年来我国的劳动力成本有所上升,但与欧美日相比,还是太便宜了。跨国公司为了占领世界市场,劳动力成本高昂的欧美日等国制造业只能是外包。他们不可能人为地压低本国制造业的人工,因为单纯地依靠机械化与规模化也只能解决部分产业,对另外许多产业,诸如玩具、服装等需要大量人力的产业,最优选择只能选择外包。从这个角度来看,欧美日制造业外包的趋势是不会有大的改变。
亚洲一些国家都曾被列在“世界工厂”的候选名单上,但其实这些国家短期内是难以承接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的。
从中国的现实看,中国也不应该丢掉“世界工厂”的帽子,而且还应该继续努力,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原因如下:
其一,“世界工厂”出口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多年以来我国的经济增长60%以上一直靠出口来拉动,而我国出口又基本上是制造业为主。我国制造业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40%以上,我国财政收入的一半来自制造业,制造业是中国商品出口的主体。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称,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每年创造GDP增长的两个百分点。
其二,未来3亿多农民的职位需要“世界工厂”来提供。“世界工厂”在过去的30年解决了我国2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我国未来的发展还需要转移出3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我国只有继续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才能解决未来3亿多农民的就业机会与生存问题。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与今年的“两会”为我国未来10年的经济发展进行了新的定位,那就是“城镇化新政”,而城镇化发展,如果把我国的城镇化率从现在的45%提高20个百分点,就需要把近3亿的农民从农村转移出去,大量的就业岗位只能靠“世界工厂”来创造。我国可以借助“世界工厂”的地位,不但收获地租、税收,还可以提高农民的收入,解决几亿农民的生存问题,从而把中国面临的人口压力转变成劳动力优势资源。“世界工厂”使农民变产业工人,完成农民的身份转变,也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社会公平问题,提高中国人民的整体财富和生活质量。
中国的“世界工厂”其实并未当好,没有自主产权、工人待遇低下等问题制约,解决好问题当好“世界工厂”仍然是最有利的选择,不能因为外国的批评而对“世界工厂”产生负面看法。未来以“世界工厂”为核心点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是我国最重要也是有很大潜力可以挖的产业,它对中国的贡献未来应该保持很大的一个势头。我国应该围绕“世界工厂”多方挖掘潜力,争取做大做强做好“世界工厂”。

核心提示:
近年来我国每年春节过后屡现的“民工荒”使外媒一直在反复炒作“中国廉价劳动力将要结束”话题,热议的话题从“中国将逐渐失去

编者按:10月份,我国纺织品服装的出口数据再次下降,2015全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负增长的趋势明显,出口形势就显得愈加严峻。今年,自2月出口同比猛增后,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一直未能翻身,持续负增长。再加之美国牵头的区域贸易组织的缔结,更让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对自身的前途充满了担忧。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全年负增长是定论吗?转移走的订单还会回来吗?竞争对手只有东盟吗?三问之后,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国出口形势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中国纺织企业应向何处寻找竞争新优势。

近年来我国每年春节过后屡现的“民工荒”使外媒一直在反复炒作“中国廉价劳动力将要结束”话题,热议的话题从“中国将逐渐失去世界工厂地位”到“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可能不保”等无奇不有。其实炒作归炒作,中国的现实、世界的格局决定了不但中国离不开“世界工厂”、欧美日也离不中国的“世界工厂”,为了中国,也为了全世界,中国“世界工厂”的位置还得继续坐下去。

汇率问题、国际采购需求不旺以及国内人工成本过高,是大部分企业认为造成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而人民币汇率的坚挺以及国内人工成本的高企,直接导致了欧美订单的转移。前些年,曾有不少企业亲身感受到转移走的订单失而复得,然而这两年消失的订单还会再回来吗?

从世界经济格局分工来看,欧美日等国其实是离不开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虽然近年来美国也一直在喊重振制造业,但对于制造业来讲,最终胜出的还是人工成本,尤其是一国产品想在世界上获得竞争力,成本高低决定其成败。虽然近年来我国的劳动力成本有所上升,但与欧美日相比,还是太便宜了。跨国公司为了占领世界市场,劳动力成本高昂的欧美日等国制造业只能选择外包。从这个角度来看,欧美日制造业外包的趋势是不会有大的改变。

一份来自美国某咨询公司名为《全球制造经济转移》的报告甚至断言,全球制造成本已悄然发生变化,引发全球采购商重新思考采购来源地。

越南、印度、柬埔寨都曾被列在“世界工厂”的候选名单上,但其实这些国家短期内是难以承接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的。越南国土面积狭小,近年来劳动力与土地价格也上涨迅速,想取代中国容积不够。印度基础设施与我国相差10-15年,劳动力文盲率又居世界前列,吃苦耐劳精神更无法与中国的农民工相比,难以取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不少人认为,成本最低的地方是非洲,其次是东南亚国家、中国以及东欧。然而,这一想法在该报告中已经过时。该报告通过对工人工资、生产率、能源成本、货币价值和其他因素的综合考核,得出判断:英国是西欧制造业成本最低的经济体;而在亚洲,印度低成本优势不断彰显,从中最有可能受益的正是棉纺织和服装产业。美国和墨西哥正在成为全球制造业的新星。该报告称,中国的工厂制造业相比美国成本优势已经减弱到5%以下,这一趋势若持续10年,中美成本差距或将消失;而按单位成本计算,墨西哥的平均制造成本预计比中国低13%。

从中国的现实看,中国也不应该丢掉世界工厂的帽子,而且还应该继续努力,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原因如下:其一“世界工厂”出口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多年以来我国的经济增长60%以上一直靠出口来拉动,而我国出口又基本上是制造业为主。我国制造业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40%以上,我国财政收入的一半来自制造业,制造业是中国商品出口的主体。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称,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每年创造GDP增长的两个百分点。其二未来3亿多农民的职位需要“世界工厂”来提供。世界工厂在过去的30年解决了我国2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我国未来的发展还需要转移出3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我国只有继续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才能解决未来3亿多农民的就业机会与生存问题。我国可以借助世界工厂的地位,不但收获地租、税收,还可以提高农民的收入,解决几亿农民的生存问题,从而把中国面临的人口压力转变成劳动力优势资源。“世界工厂”使农民变产业工人,完成农民的身份转变,也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社会公平问题,提高中国的整体财富和生活质量。

有分析认为,未来全球制造业或将没有核心采购区域一说,而世界各地都将出现相对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心。届时,欧美企业或将不再不远万里前往中国或东南亚进行采购,而是就近解决。事实上,现在很多企业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部分订单并不是被东南亚国家分走,而是转移至波兰、罗马尼亚等中欧、南欧地区。

中国的世界工厂其实并未当好,没有自主产权、工人待遇低下等问题制约,解决好问题当好世界工厂仍然是最有利的选择,不能因为外国的批评而对世界工厂产生负面看法。未来以世界工厂为核心点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是我国最重要也是有很大潜力可以挖的产业,它对中国的贡献未来应该保持很大的一个势头。我国应该围绕“世界工厂”多方挖掘潜力,争取做大做强做好“世界工厂”。

无论如何,世界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中国企业也敏感地发现这一点。江苏苏美达轻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剑表示,中国纺织服装企业不应仅将目光局限在亚洲区域的竞争中,必须正确认识自身在新格局下的定位,寻找新的竞争优势。

有人将出口下降归于汇率问题、国际采购需求不旺、国内人工成本过高,以及贸易协定引发的关税问题;将矛头直指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然而,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报告《全球制造经济转移》(《The
Shifting Economics of Global
Manufacturing》)却提醒着大家,放眼全球,还有更深层的因素影响着“中国制造”在全球市场的份额。

全年负增长是定论吗?

据海关统计,今年1~10月,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2349.8亿美元,同比下降5.4%,其中纺织品出口910.6亿美元,下降1.9%,服装出口1439.2亿美元,下降7.5%。

纵观海关总署发布的单月数据,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255.4亿美元,同比下降10.8%;2月,纺织品服装出口216.8亿美元,同比增长99.3%;3月,出口125.6亿美元,下降32.6%;4月,出口198.8亿美元,下降16.3%;5月,出口233.9亿美元,下降6.3%;6月,出口253.5亿美元,下降1.2%;7月,出口272.5亿美元,下降10.2%;8月,出口288.2亿美元,下降5.6%;9月,出口269.1亿美元,下降5.8%;10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236.6亿美元,同比下降10.9%。可以看出,只有2月出口为上涨,其他月份均为下降。此外,5月、6月、8月及9月,降幅为个位数,其他月份降幅均达双位数。6月,出口降幅收窄至1.2%,人们本以为随后会有好转,然而事实证明接下来的几个月出口形势依然严峻。

综合前三季数据,美国是我国主要出口市场中唯一实现增长的国家。1~9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美累计出口364亿美元,增长8.3%,对我国整体出口形成1.3个百分点的正向拉动。

而受汇率影响,欧盟市场及日本市场均持续低迷。前三季度,我国累计对欧盟出口402.3亿美元,下降10.7%。欧盟28个国家中,仅对6个国家出口实现增长。同期,我国对日本累计出口161亿美元,下降11.6%,在四大主要出口市场中下降最快。

再从几家纺织服装上市企业8月发布的半年报数据来看,出口增长的企业寥寥无几。浙江富润股份有限公司上半年主营业务外销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6.51%;山东新华锦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所属纺织服装出口企业,上半年纺织品主营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0.14%。浙江美欣达印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财报中也表示,由于受日元和欧元贬值及出口环境的变化,公司外销业务受到一定影响,导致国外收入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60%的业务集中在欧洲市场的大连泛瑞克制衣有限公司预期,今年全年向欧洲市场的出口额将下降10%~20%。该公司总经理初雪梅表示:“欧元贬值,大大削弱了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个别客户今年的下单量直降50%。”

是国际市场购买力萎缩了吗?通过采访,企业纷纷指出,尽管今年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对采购需求造成了影响,但是不足以成为中国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各企业纷纷指出订单转移是罪魁祸首。“这不是一时的出口形势变化,而是长期各种因素的积累和爆发。”初雪梅认为,“人民币升值,再加上国内人工成本高,中国产品已经不再有价格优势。”

转移走的订单还会回来吗?

实际上,订单转移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近几年,很多企业都感受到了这一变化。然而,早期说起订单转移的确会引起企业的慌乱,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走了的订单又回归,反而让企业更加坦然地接受这一现实。深圳市创伦纺织有限公司负责人雷胜祖表示:“低档订单必然转移,中国的人工成本太高了;而工艺复杂的订单却依然会留在中国,毕竟中国工人技术还是过硬的。其实,人工贵不贵还得针对具体情况来看,如果企业做大路货,那么肯定觉得人工贵;而企业要做复杂的、高工艺产品,国内技术工人就不算贵。此外,中国工人生产效率高,足以抵消成本损失。”

对于这样“积极”的想法,初雪梅却有不同看法:“2~3年前,订单的确是先转走,发现不成功又陆续回来。但经过几年的寻觅,以及东南亚国家制造业的快速发展,现在很多欧美客商已经成功实现了订单转移。对于一些复杂的产品,他们会让中国企业先做一小部分,做出样子,了解了技术难点,再把大货拿到东南亚及其他地区国家去做,以降低总成本。”

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报告《全球制造经济转移》曾指出,近30年,工人工资、生产率、能源成本、货币价值和其他因素的细微变化悄悄地但也极大地影响着企业的采购决策。

以工人工资为例。报告指出,尽管从2004~2014年,全球前25位出口国的制造业工资都出现上涨,但中国和俄罗斯的年均工资增长率达到10%~20%,且这一情况已经持续了10年,而其他经济体的年均工资增长率仅为2%~3%。

10年前,根据生产率调整后的制造业平均工资在中国大约是每小时4.35美元,而美国是每小时17.54美元。如今,根据生产率调整后中国的制造业平均工资翻了3倍,达到每小时12.47美元,俄罗斯达到21.90美元,而美国仅上升了27%,达到每小时22.32美元。

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凌方才表示:“人工成本占企业生产成本的30%~40%,因此企业都对人工成本十分敏感。现在,我们的人工成本比东南亚国家高5~6倍,所以这些外国客商才要寻找可替代中国的生产地。”今年,该公司部分欧美客户减少了订单,给公司造成轻微波动。

尽管江苏苏美达轻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今年的增长势头依然良好,预计全年出口增长20%,但是该公司副总经理徐剑同样认为人工成本是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经过几番调薪,目前越南的工人月平均工资约为150美元,而中国的工人月工资要达到500美元,甚至更高。”

最让中国企业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中国的生产率已经无法抵消劳动力成本猛增带来的影响,转移走的订单不再回归。

徐剑提出,工人人口结构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比人工成本更为严峻的是,中国正在走向老龄化,还有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纺织服装生产,而我们周边的国家却有着大量的年轻劳动力。只要国外的生产效率能达到国内的70%~80%,他们的劳动力优势就将十分明显。”

竞争对手只有东盟吗?

大部分企业在提到订单转移时,都把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看作比较对象。实际上,从《全球制造经济转移》报告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假想敌远不止这些。“全球制造业成本竞争力”版图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谁能想到,巴西的制造业成本已经高于美国?谁又能想到,英国已经成为西欧制造业成本最低的经济体?俄罗斯和东欧的制造业成本则上升到与美国几乎等同的水平?

根据报告,全球前10位商品出口国中,除了中国和韩国,其他经济体的制造业成本都高于美国。美国和墨西哥现在成为全球制造业的新星。中国的工厂制造业相比美国成本优势已经减弱到5%以下,这一趋势若持续10年,中美成本差距将消失;而按单位成本计算,墨西哥的平均制造成本预计比中国低13%。

近几年,英国和美国都打出制造业回流的口号,很多业内人士对此并不以为然,认为这些发达国家人工成本必然很高。然而,这份成本报告很好地解释了制造业回流的依据。

除中国外,其他几个过去被认为是低制造业成本的经济体,如巴西、捷克共和国、波兰和俄罗斯的竞争优势从2004~2014年也大幅减弱。据该报告统计,巴西的制造业成本急剧上升,到2014年甚至高于美国23%;而波兰和俄罗斯的平均成本大致与美国持平。

从这份报告中,我们不止看到中国人工成本优势正在消失,更重要的是全球的采购版图正在发生变化。全球制造业或将没有核心采购区域一说,而是分散在各个地区。因为全球各个区域都有相对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心,欧洲和美洲的更多消费商品将在更接近本地的地方制造。届时,中国凭什么让欧美采购商逾越地理位置的优势,不远万里前来采购?

由此,中国企业再不能将竞争视角仅锁定在亚洲地区,而要放眼全球。与其思考竞争对手有什么优势,不如思考面对如此局势,我们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应该如何定位?中国又应打造什么样的竞争新优势,以弥补不可逆转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给纺织产业带来的不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